文/王永军 王文 张鹏

  “一场雨后,到处是泥泞土路,泛着污物的水流,在小路两旁流淌;村民的房屋破旧,垃圾随处堆放,散发着难闻的气味……”乐泉村原第一书记涂翔谈起他初到村子时的情景依然记忆犹新。

乐泉村道路改造前后景象对比。

  山东临沂郯城县庙山镇乐泉村曾是省定贫困村,基础设施落后,经济发展不景气,是中国石化齐鲁分公司的重点帮扶村之一。2017年2月,齐鲁石化选派涂翔前往乐泉村担任第一书记。

  乐泉村是当地有名的二胡村,全村96户村民都会制作二胡、京胡,年生产二胡数量近8万把。然而,这传承近百年的二胡手艺只够村民们养家糊口。

涂翔征求村民代表对村发展规划的意见

  涂翔来到村里二胡制作老艺人高振保的家中,促膝交谈。“我这手艺是我父亲传给我的,他年轻时逃荒到了苏州,跟着当地的一位名师学会了做二胡的手艺。” 高振保说,父亲后来回到了家乡,也将这二胡制作的手艺带到了郯城。谈到村里做二胡的现状,高振保叹了口气,“我1993年就注册了‘乐泉’商标。现在村里做二胡的人很多,却大都没牌子。”

  涂翔了解到,村里的乐器制作至今仍以家庭作坊为主,做二胡的老乡们都关心自家的乐器品质是否过关,却少有人花心思筹划今后的发展方向。村里生产的二胡被贩卖到南方贴上其他牌子销售,村民们只能挣个辛苦钱。

筹建二胡产业园。

  “传统的家庭作坊式生产,各家各户单打独斗,不利于创建拳头产品。”在涂翔看来,乐泉村要想脱贫发展,就要因地制宜在发展壮大二胡产业优势、打响二胡品牌上做文章。经过反复的调研,涂翔对村里二胡产业的发展逐渐形成自己独到的见解,“产业化并不仅仅是规模化生产。手工作坊模式容易出个性化产品,也不要完全放弃。这两种业态各有各的优势,将来的方向要融合促进式发展、在探索中发展。”

  “我们在村子东侧筹建了家庭作坊式的产业园,形成前店后坊的生产经营模式,有计划地建成培训基地,做强产业发展的综合体。”涂翔说,精准扶贫,抱团发展是大趋势。

乐泉村二胡博物馆对外开放。

  把二胡产业与特色旅游紧密结合,实现共赢,是涂翔心里一个大胆的想法。他征询了村里各方意见,与乡镇党委政府成员及村干部讨论后,确立了把乐泉村打造成市级特色旅游村和“二胡小镇”的目标,并决定尽快改善基础设施,为发展文化旅游业打好基础。

  短短半年多时间,涂翔完成建设二胡文化旅游产业园和二胡产业园的发展规划。在齐鲁石化公司的大力支持下,经多方筹资,村里建起了面积约1800平方米的乐泉社区党群服务中心和4500平方米的二胡音乐广场、五彩喷泉、玫瑰长廊、休闲仿古亭、文化大舞台、篮球场、健身场等休闲户外场所。在党群服务中心内,设有二胡博物馆、二胡展厅、非遗大师工作室、二胡演艺厅等功能厅,以及法律服务室、四点半课堂、电商孵化室、综合文化室、农家书屋等,极大丰富了村民的业余文化生活,形成了集“党群、政务、商贸、社区、文体”服务于一体的综合性党群服务体系。

乐泉村二胡展览馆。

  在二胡博物馆,游客可以了解到乐泉村二胡的制作历史、工艺特点、品牌类型等,一睹各种二胡制作精湛工艺的呈现。一旁还有演艺厅,游客既可以欣赏表演,也可以亲自拉起二胡一展风采,在转承启合的音调中感受音乐的动人魅力。

  2017年国庆期间,村里成功举办了中国(乐泉)二胡文化节,组织了二胡制作工艺大赛,并充分利用当地媒体资源对活动进行了报道,大大提升了北方(乐泉)二胡之乡的知名度。2017年11月份举行的“青岛郯城周”交流活动会上,乐泉二胡作为郯城特色产品被推介到青岛。高振保带到青岛的各类二胡被抢购一空。

村里建起了党群服务中心和二胡文化广场。

  除了二胡产业发展迅猛外,涂翔还帮助乡亲们改变传统的农耕思维,建大棚,上项目,让村民们不再“田地里刨食吃”。社区开设的免费电商课程帮助制作户开设网店40余家,二胡被销往国内外市场。其中,十余家网店每年营业额上百万元。

  如今,65千瓦光伏发电车棚实现并网发电,青铜二胡雕塑在南侧广场高高矗立,村民们大都用上干净整洁、构造合理的厕所,村里不再臭味弥漫。傍晚时分,广场上喷泉飞溅,人们欢快舞蹈,尽享生活的多姿多彩。

  在宽敞明亮的演艺厅里,高振保拉起了《沂蒙山小调》,琴声悠悠,奏响的不只是音乐,更是一个村庄近百年的文化积淀与传承。

乐泉村二胡文化节。

供图:齐鲁石化公司 中国石化扶贫办